标签归档:判了胜诉但是开发商没钱

判了胜诉但是开发商没钱没钱了开发商着急:原本15万现价11万开盘但要求全款

2018年对于开发商来说,或许不再是一个可以大丰收的年份了,主要还是融资渠道收紧融资成本增加,再随着调控的深入明年楼市的行情更不会很乐观。因此,进入下半年以来开发商都在加速回款保证现金流,恒大地产更是在全国范围开始降价促销,部分房源最低可以打七四折。

目前大部分开发商对于后市的判断都并不乐观,万科、碧桂园等都提出了现金为王,促进回款的内部要求。万科更是一再提出活下去提前准备过冬。钱紧,已成为所有开发商共同面对的问题,临近年底如何完成企业的千亿目标,直接关系着明年的生存。

据报道,最近北京某豪宅在拖了近两年入市以后,不得不主动下调了预期售价,借此来吸引更多的购房者,换取现金流。该豪宅楼盘开盘价仅11万元,精装,这个价位其实远远低于市场的预期。据了解在北京西三环位置,至少应该是15万元以上,不过开发商要求是全款。

要知道北京房价从2017年3月调整至今,调整时长已经达到二十个月,史上最长而且还在继续。对于开发商来说这是一个痛苦而又漫长的过程。业内人士指出,如果长期持有,在目前调控趋紧,融资渠道收紧的环境下,会形成较大的资金压力,因此只能尽快推盘回笼资金,不然死扛到最后更卖不掉。

这几年房地产行业量价齐升,均创出历史的最高点,大量的购买力已经提前透支。随着调控的不放松,明年楼市的调整深度加大,甚至核心一二线比如深圳的房价或大幅下跌,部分中小开发商极有可能在这一轮市场调整中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可能。

女老板买别墅给了首付没钱不买了开发商一怒上法庭索要百万违约金判了胜诉但是开发商没钱

45岁的吴秋(化名)是一名做生意的老板,去年7月,她看中了位于石马河的一套别墅,并签订了买房合同,约定这套别墅(建面约210平方米)总价为561万余元,按总价5成的按揭付款方式购买,首付款281万余元,银行按揭付款280万元。随后,双方又签了一个补充协议,约定首付款分两期支付,第一笔支付168万余元,第二笔在两个月后支付。双方还约定,如果购房人违约,应按总房款的20%向开发商支付违约金。

随后,吴女士向开发商支付了168万余元的购房款,谁也没有想到,此后她再也没有支付购房款了。银行无法审查通过其贷款申请,无法为其提供贷款。今年5月,开发商向吴女士发函解除商品房买卖合同,并要求对方配合办理合同解除后的相关手续,但吴女士也没有配合办理。开发商遂将吴女士告到江北区法院,请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并索赔违约金112万余元。

法院审理中,吴女士的律师表示,被告不能继续履行买房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资金出现困难,导致无法继续购买此房。被告方表示,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标准过高,希望以未付首付款为基数,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来判决此案。

法院审理认为,开发商在向吴女士发函解除双方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后没有提出异议,仅是请求法院对约定的违约金计算标准进行调整。所以,双方解除商品房买卖合同没有争议。在双方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解除后,吴女士仍负有协助开发商办理撤销双方商品房买卖合同网上签约手续的义务。

法院审理认为,从查明的事实来看,吴女士在支付了第一笔首付款后,就没有继续支付购房款,其行为已经构成违约。

吴女士提出,她和开发商在合同里面约定的违约金标准过高。法院认为,考虑到开发商对于购房人已付的购房款已能进行控制和收益,因吴女士逾期付款行为所遭受的损失应仅为以吴女士未付款为基数,从约定的第二笔首付款支付日的次日起至合同解除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的资金占用损失。因此,法院认为,双方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吴女士请求调整的抗辩理由成立。

经过测算,法院最终确定由吴女士支付违约金19万余元。日前,江北区法院一审判决,双方签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解除;吴女士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协助开发商办理网上签约的撤销手续;由吴女士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开发商解除合同违约金19万余元。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约定的违约金超过造成损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认定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当事人以约定的违约金过高为由请求减少的,应当以违约金超过造成的损失30%为标准适当减少。

本案中,吴女士的逾期未付购房款包括第二笔首付款113万余元和按揭贷款280万元,因此,在确定吴女士所承担的违约金数额时,应以393万余元为基数,再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6%)的1.3倍,依据违约的天数来乘算违约金。经过测算,违约金为19万余元。

重庆佰城律师事务所主任葛斌律师称,购房人因自身原因导致违约,承担了赔偿违约金的责任,开发商在扣除违约金后应当向购房人退还购房款。

判了胜诉但是开发商没钱开发商哭诉: 没钱盖楼了 也不敢降价抛房 进退两难!

2018年楼市发展并不景气,近期有关开发商跑路、楼盘停工烂尾这些事都时屡见不鲜。老百姓对待买房这件事也更理性。以前看到哪哪开盘了,挤破头都要去现场看看,看到好的房源果断买下来,坐等升值。但现在不一样了,连开发商都赚不着钱,忙着跑路了,普通人还能靠炒房发财不成?

随着楼市调控政策越来越严厉,“房住不炒”的政策导向越来越深入人心。开发商的融资渠道只剩下蜿蜒小溪,没钱盖楼成为最大的难题。但有网友就疑惑了,为啥很多开发商资金紧张到不惜跑路的程度,也不愿意降价抛房呢?只要把房子低价卖掉,不就能迅速回笼资金解套了吗?

实际上,开发商也有自己的苦衷,既然入了这一行,就要守行规,不是想降价就能降的。开发商对房价的调整一定会参考周边楼盘。房价涨了,周边楼盘也能跟着涨一波,这对大家都有利。但是房价一跌,买房人就不淡定了,凭什么同一个地段,你这房价这么高,他这那么便宜。于是其他开发商就会来闹腾,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对双方都不利。

可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开发商已经走投无路的时候,还怕其他开发商来闹吗?此时为啥还不降价呢?因为开发商也在赌,赌房价不会跌,认为大趋势还是涨的。而且开发商的贷款主要来源于银行,银行为了不坏账,多多少少会给开发商一定的资金支持。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开发商绝不会低价卖盘,等到房价大涨的时候,就能咸鱼翻身。

眼下,楼市泡沫已经越吹越大,开发商的生存环境也越来越差,再怎么牺牲自己也只是延缓泡沫破灭的时间罢了,如果一味的降价抛房,一定会引起连锁反应,结果会更糟糕。最后,买房人都是买涨不买跌,有时候,你价格降的越狠,大家以为房价还要跌,更不敢买了。所以开发商也是考虑到这一点,不敢随便降价。

“铂宫”5年72次当被告 开发商称没钱判决难执行判了胜诉但是开发商没钱

汤镇宗购买了二环附近的铂宫国际中心D座的一套高档公寓,至今没有拿到产权证。2007年8月21日,随着汤镇宗告铂宫案一槌落定,朝阳法院一审做出宣判:京隆房地产公司支付汤镇宗违约金12万余元,并协助汤镇宗办理产权证。近日,汤镇宗再次申请强制执行。

市规划委表示:铂宫国际公寓存在多处违法行为。其超规划问题极其严重,不仅仅是地下多建了地下室,地上也有违法行为。因为情况很复杂,规划委还不能决定是不是开发商只要交了罚款就能补办手续。

合同约定,买房者没有按时拿到产权证,在不退房的情况下,开发商要按已付房价款的3%支付违约金。

2005年3月13日,经过短暂的考虑后,汤镇宗和妻子张丽霞与铂宫国际中心的开发商京隆房地产公司签订了购房合同。购买了铂宫国际中心D座的一套高档公寓,房价总款为402.8241万元。

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开发商应交付竣工验收备案的商品房,且在交付使用90日内,将办理房产证所需资料报建委备案。如因出卖人的责任,买受人不能在规定期限内取得房地产权属证书的,双方同意以买受人不退房、出卖人按已付房价款的3%向买受人支付违约金的方式处理。

合同签订后,汤镇宗和张丽霞二人向开发商支付了全部购房款,并于2005年11月收到房屋。但是,开发商京隆房地产公司却未如约报送产权登记所需资料。这使得汤镇宗陷入买了房,却无法办理房产证的尴尬境地。

“因为公司经费困难,再加上正处于股权变更期,无法缴纳罚款,所以暂时没有办法办产权证。”

“事情发生后,汤镇宗曾多次试图找开发商沟通。无奈,开发商一直推诿,没有一个公司高层站出来回应。”汤镇宗的代理律师,北京汇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玉泉说,在万般无奈下,汤镇宗找到了他。

此后的一个月里,王玉泉先后5次来到铂宫国际中心,但是却“只见尘土,不见人。”

4月,王玉泉给铂宫国际中心的开发商——北京京隆房地产公司发了第一份律师函。这一回,王玉泉幸运地在铂宫B座开发商的办公室里,见到了该项目的销售总监、公司副总经理韩彤。

“韩彤态度不错,他坐下来和我谈了谈。韩彤承认是开发商违约。”王玉泉说,这是汤铂事件发生后,开发商首次正面回应,并承认问题在于开发商。

但是,韩彤接下来的解释却让王玉泉大跌眼镜。韩彤对无法办理产权证的解释是:“建筑超规划了,地下室多建了一层,需要去规划委补办手续,补交罚款,但是因为公司经费困难,再加上正处于股权变更期,无法缴纳罚款,所以暂时没有办法办产权证。”

法院判决京隆房地产公司支付汤镇宗等违约金12.847万余元,并协助汤镇宗办理房屋产权证。

权衡利弊后,汤镇宗决定拿起法律武器说线月,汤镇宗委托律师王玉泉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

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汤镇宗很想知道,那些与他有同样境遇的“冤大头”业主们此时在做什么?

在这期间,朝阳法院的主审法官赵艳群召集双方代理人,做了一次庭前调解。但是因为双方诉求相差甚远而宣告失败。

因为在庭审过程中,京隆房地产公司承认未对涉案房屋办理产权证,并坦白原因是该房屋属超规划建设。所以断案对于法官赵艳群来说,没有太大难度。

朝阳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如下:汤镇宗、张丽霞与京隆房地产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属有效协议,双方均应遵守,现二原告已交付购房款,但被告却未在约定期限内协助二原告办理房产证。依据合同相关约定,京隆房地产公司的行为已构成违约,影响到二原告实现权益。据此,法院判决京隆房地产公司支付汤镇宗等违约金12.847万余元,并协助汤镇宗办理房屋产权证。